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民生多艰 >> 當科研變成一個賺錢的生意時,民族還能有什麽希望?
    
  双击自动滚屏  
當科研變成一個賺錢的生意時,民族還能有什麽希望?

发表日期:2020年9月6日  本页面已被访问 99 次

当科研变成一个赚钱的生意时,民族还能有什么希望? ​

口述/吴国盛,清华大学科学史系主任
广东吴大师编辑精华版

现代科学的发展,包含着三方面:1、基础研究。2、应用研究。3、面向市场的开发研究。

二十世纪三个伟大的发现,无线电、计算机和互联网为什么都出现在美国,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它的基础、应用以及开发研究都非常强大。
在基础研究方面,美国一直保持着高度关注并不惜重金投入。二战后,美国创办了国家科学基金会(NFS),为其基础研究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资金支持。

基础研究决定了它在原创科学研究领域的发展水平,决定了它能诞生多少原始创新,当“原始创新”不断滚雪球壮大,后面的应用和开发研究也会随之壮大。

我们的文化中,缺少对科学、真理和创造的支持。我们更多的会从一种功利角度、实用角度来看待科学。

在一些人看来,你搞科学,要么像陈景润一样为国争光,要么像钱学森一样保家卫国,要么像袁隆平一样解决吃饭,所以,我们的科技创新,从骨子里就包含着“应用性目的”。

原始创新是需要想象力的,基础研究薄弱,我们的原创能力就始终上不来。

技术是一个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的事情。而科学则是含有创造性的,最终是根植于人性自由的维度,没有自由发展的个性,没有自由的空间,创新和创造就是无本之木,无源之水。

当下的教育,与创新、创造的思维模式要求相悖。目前这种死记硬背、单纯记忆和服从型的教育方式需要加快改革,郑也夫说:“拉磨一年,终生无缘千里马。”

郑老师预言说:“凡是在中国接受过初等教育和大学教育的学生,将来都不可能成为原创性的科学家。”

科学家共同体内部也慢慢养成了准官僚化的配置。院士手上的钱用不完,而年轻的科学家找不到钱,没有钱可用。

社会上要有一种正确的风气,如果科学家失败了,就觉得这个人有问题或者怎么样。要在社会上营造一种对创新的容错和鼓励氛围。

一切创造性的发现和研究本质上都是非功利的。保持一颗超越功利之心才能进入创造的状态,不能老想着做出来有什么好处,有什么用处。

有好处的事情都是根据既往的经验总结出来的,而创造性是要打破既往的约束,开拓出新的东西,所以功利心太重了不可能做出非常好的创造性工作。

西方评奖走的不是申报制度,没听说需要哪个诺奖得主先填写一张申请表。而中国的奖项基本都要事先申报,是求出来的,在我看来这就是一种人格侮辱,因为申报本身就把一个科学家变成了功名利禄之徒。

申报往往还会造成浮夸的风气,就是自己吹自己,科技界和学术界也有很多例子,一些造假的事件不就是这么来的吗?

你做科学不是为了追求真理,你获得荣誉也不是因为人们认识到了你的真理而向你由衷的致谢,当科学研究变成一个赚钱的生意时,民族还能有什么希望。

教育上要放开,教育的影响是长远的。在孩子脑神经发育的关键时期,约束他们的创造力,杀死潜在的可能性,十年二十年之后,很可能会造成整个民族智商和创造力的退化。

中国的现代化进程是被迫的,是被西方文明裹挟进来的,所以让我们感觉很别扭。

如果没有一个对世界大局、人类文明大局以及中西文化大局的清醒思考和正确认知,就很可能迷失在剧烈转型和变革之中。


  双击自动滚屏  
  相关评论:    

 没有相关评论

  发表评论:    

用 户 名:
电子邮件:
评论内容:
(最多评论字数:3000)

广东吴大师起名字选号码网 | 设为首页 | 加入收藏 | 联系我们 | 进入管理 |

联系地址:广东省翁源县龙仙镇建设二路283号翁江新城6栋701房   联系人:吴大师专用: 13927866399 (加微信) 吴助理:13903073952 客服QQ:382335917 邮箱:13927866399@139.com 网站备案号:粤ICP备10065568号